最强大的心理武器 —— 接纳

今天有点小发烧,借着这个机会和大家聊聊我在这5年学到的最重要的心理武器「接纳」。我从焦虑谈起。

罗振宇在跨年讲演中特意强调了「焦虑」一词,我对这个词的理解比很多人都要早一些,这源于我在35岁持续整整一年的焦虑。很多人谈到焦虑状态非常轻松,但我当时却实实在在处于必须求医的程度。比如我忍受不了特别安静的地方,我也忍受不了食堂和餐馆的吵闹,坐立不安,难受时感觉要犯心脏病(其实是焦虑的一种体现)。关于我对焦虑的理解大家可以参考「焦虑给我的启发」一文。

我最初特别敏感于焦虑时的各种不适,比如心跳加快,头晕目眩。并且每次碰到各种不适时,总会更加紧张的去看心率表,去关注自己的头晕目眩。这样的反应不仅无助于恢复,反而会加重问题。这是我在看英国威克斯大夫所著的《精神焦虑症的自救》一书时才理解的道理。这本书提出了一个方法,几乎是一下子点醒梦中人。书里介绍了「面对,接受,飘然,等待」四个关键词,对我来说恰恰是灵丹妙药。

「面对」指的是不否认、不逃避,承认自己目前处于「不适」的状态;「接受」指的是以「不对抗」的心态对面对不好的状态,接受这件事情已经发生,接受自己不适,接受这件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,接受这件事情在此时发生;「飘然」指的是以一种轻松的心态来「旁观」自己,甚至可以想象自己「灵魂出窍」,能飘在空中观察自己,看看自己的种种不适;「等待」是安静的,有耐心的等待好转。

我在看完此书之后,几乎立刻找到了可以在喧闹的餐馆就餐的方法。其实当时依然是头晕脑胀,但是突然间「不害怕」了。我知道这种问题死不了人,我的确是不舒服,但在内心中告诉自己:「接纳现在,就让它不舒服吧」。然后开始专注于吃饭。说来奇怪,尽管头脑不舒服,但是却能安静的吃完饭。从那天开始,我不再逃避之前视为「喧闹之所」的餐馆,我就坐在人群中吃饭,听任自己头晕目眩。过了这么几次,发现也没什么大不了。后来逐渐对这种我恐惧的地方「脱敏」了。

我用类似的方法搞定了好几种不适的场景和状态。然后,焦虑的问题居然真的自愈了。

最近家里很多事情,工作依然繁重,今天又突然有点发烧,但是,依靠着「接纳」,在舒缓的音乐中,我居然能安静的处理邮件,写下这段文字。身心的种种不适感也减轻了很多。

如果我没有这种武器,我一定会过几分钟就测量一次体温,不停的关注心率,身心的不适感反而会加重。

其实接纳绝对不是「阿 Q 精神」,这种心理武器有内在的强大逻辑。接纳首先是承认现实,而不是否认现实;并且通过认可、接纳来化解因为对抗带来的更大的焦虑和其他不适,从而带来心理的脱敏和释怀,反过来会影响身体的感觉。

观察你所遭遇的一切,接受事情已经发生,以客观的角度去描述事情的细节,冷静的对待。然后让时间给你更好的答案。

时间为何能在接纳之后起到更加积极的作用?其原因在于所有的身心不适,其实是内在矛盾的外在体现。如果你把任何「病症」看成身体的信号,那么给你带来所谓的「坏消息」的病症,反而是及时的告诉你「要注意身体内在的问题」——比如疲劳或者不健康的生活节奏等。《功夫熊猫》中,功夫大师对阿布说:「没有坏消息、好消息,只有消息。」的确如此,所谓的好坏是你自己的评价角度。而带给你消息,无论你以为的好与坏,都是积极的事情。因为只有通过可靠的消息、信息,你才可以清晰的判断形势,采取正确的行动。

作为练习,你可以在纸上写下自己最近三天,最好是今天所遭遇的最不爽,最不适的事情,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理上的。以尽可能客观的心态做平白的记录,不评价好与坏,并且用平静的语气读出来,告诉自己:「事情已经发生」。如果你能以非常客观甚至是「旁观」的角度对业已发生的事情做描述,你已经不那么讨厌、害怕这件事情了。

以上就是「接纳」能带给人的强大力量。「接纳」从本质上来说是一种「至柔」的武器,柔软到无法被其他利刃所伤到,像丝绸或者水。

传说孔子曾找老子请教,老子张开嘴,指着自己的嘴问:“你看我的牙齿怎么样?”孔子说:“已经掉了,又问:“那我的舌头呢?”孔子说:“还好。”老子又合上眼皮,静养去了。

接纳,就是让你拥有舌头这样强韧的武器,适应一切冲击,而非脆弱的牙齿,外强中干。

0 个评论

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