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春花答 “春暖花开” 花蜜十问

01

当你拥有确信的时候,你才可以和不确定性共处





✎花蜜问 :




陈老师好,我是铁杆花蜜,春暖花开今年的每一篇文章和花语几乎都读过,也经常转发您的文章,旁边的同事调侃我是「逢花必转」,很感谢您的原创思想。今天想请教一个问题:今年的文章中谈了比较多的「不确定性」,感觉一切都被重新定义,这让我感觉过去「经验」是不可靠的前行向导,但老师您又建议我们要有「确信」的心态,对方向有更强的定力,不知道如何理解才正确?是否这两者是用在不同场景?谢谢您的指导。




✎陈春花老师答 :




谢谢您。今天的确是在一个巨变的环境下,「不确定性」成为环境的主要特征,一方面是因为技术驱动带来的,一方面因为变化的速度导致了更大的复杂性,还有一个方面是个体价值观的多元化。正是因为这样,的确很多东西都在被重新定义,从而「经验」已经不再可以作为前行的向导,您的感觉是对的。




在一个「不确定性」为主要环境特征的情形下,我们如果应对并作出选择,这需要全新的能力,包括学习力、行动力、开放与包容,超越自我等等,其中最核心的是,你要有「定力」,你要有内在的力量来做出判断和选择,你才可以与「不确定性」共处。而在「定力」中,最根本的就是「确信」。「不确定性」导致我们无法预测未来,「不确定性」也导致你需要面对那些未面对过的挑战,你的经验不再可以帮助到你。所以我才说「创造未来比预测未来重要」,你的选择就是你的未来,你今天所做的一切,决定着你的未来,而不是你过去的成功决定着你的未来。因此,我需要你「确信」自己、自己的选择、自己的判断以及行动方向;「确信」你的目标、上司、同事和伙伴;最重要的是你要学会「确信」,拥有「确信」的能力。





这不是两种不同场景的选择,而是内外的一致性选择。比较适合的理解是,「确信」是回归内心,当你拥有「确信」的时候,你可以和「不确定性」共处。
 
02

战略思维是可以通过后天训练得到




✎花蜜问:




2007 年,乔布斯在 iPhone 发布时引用了「冰球大帝」韦恩·格雷茨基的名言:「我滑向球将要到达的地方,而不是它已经在的地方。」乔布斯信奉远见的力量,他自己也是一位举世公认的具有宏大远见的人。我是一个事必亲躬的人,和核心高管讨论战略时,有时也怀疑自己是否真的具有这种远见的潜质。记得德鲁克说过,管理有效性是可以通过后天训练出来,但战略和管理还有比较大的差别,在这里想请教一下陈老师:战略思维是一种天生能力吗,还是也像管理能力那样可以后天训练出来的呢?谢谢!




✎陈春花老师答 :




战略思维是否是一种天生的能力,我还不能够回答你,因为没有深入去研究过。但是战略思维可以在后天训练出来?我的答案是:可以。




首先,我非常认同你引用的这句话,这也是我自己在战略教学或者制定战略时一直引用的话:「我滑向球将要到达的地方,而不是它已经在的地方。」因为战略并不是解决现在的问题,而是解决未来的问题,战略并不是回答今天的经营问题,而是回到增长从哪里来的问题?如果我们这样去理解战略,就会知道,战略思维就是要「以未来决定现在」。




其次,如果你习惯于事必躬亲,如果你是公司最重要的责任人,如果你的思考和选择决定这家公司的命运,那就需要你把自己放在企业外部,放在市场中、顾客中、变化中。你应该对「影响未来变化的事」躬亲,应该把自己的注意力转移到企业外部,移到有关「机会」与「增长」的问题上,移到「价值创造」与「人的发展」上去。因为这些问题就是战略的问题,如果你可以持续去训练自己这样去做,就会把「战略思维」训练出来。
03

大学四年决定你一生的高度




✎花蜜问:




尊敬的陈老师您好,我是一个大一的学生,通过师姐的文章分享知道了春暖花开,也买了您的《大学的意义》这本书,我有一个不知道算不算问题的问题:我看到室友都在参加各种社团活动,他们也经常和已毕业的师兄师姐交流挺多,我的理解是大学一二年级应该是学习为重,而不是「眼界」,但每次看到他们回来讲的趣事时,我还是有些迷茫,可能是怕落伍吧,老师您的建议呢?谢谢。




✎陈春花老师答 :




同学你好!预祝你有一个圆满的学期结束。你理解在大学一二年级应该是学习为重,这是非常正确的认识。在我看来不仅仅是一二年级,一直到大学毕业,都应该以学习为重。大学学习是对一个人能够很好地走入社会,很好地创造价值并做出贡献,有着至关重要的意义。我甚至坚持,一个人在大学期间奠定的基础有多厚,他的人生高度就会有多高,大学四年决定你一生的高度,这是我个人的观点,我自己也是这样度过自己的大学四年的,为此我专门写了另外一本书《高效能青年人的七项修炼》,来与大学生们探讨,如何好好地设计大学四年的生活,如何好好地完成一个人的年轻阶段。




我会坚持,在合适的时间做合适的事情。在大学期间,合适的事情是学习,通过四年的学习,充分掌握理论知识,训练好自己的学习习惯和良好的生活习惯,学会如何思考、独立并充满热情。在大学期间,要尽可能地涉猎更多的知识,更多地与智慧交流,让自己沉浸在学习之中,因为只有这一段时光,是可以纯粹地学习不受外界干扰的;是可以让自己安静下来好好思考并把知识内化为自己的能力的。如果过早地走入社会,而把最重要的学习耽误了,那的确是极为可惜的事情。




在大学期间,各种社团、各种社会活动,甚至各种实习,会给学生一定的帮助,但是,前提条件是要把学习做好,如果不把学习做好,这些活动能够给予学生的帮助是极为有限的。所以,我很认同你现在的想法,也不必羡慕那些讲趣事的同学。只要你安心学习,把课堂和书本的知识融会贯通,成为自己内在的部分,并支撑你大学毕业后去释放价值,我相信在未来,是大家要听你讲你的有价值的「趣事」。
 
04

未来的世界将会是人与机器分工协同的世界




✎花蜜问:




陈老师您好,我是一位青年老师,经常读您的文章,想请教一个与管理既相关又好像不相关的问题:您看好 2018 年人工智能在教育领域的落地吗?前几年,机器人很火,但现在看来泡沫很大。人工智能会不会重蹈覆辙,一直停留在概念上而难以落地呢?多谢。




✎陈春花老师答 :




老师好!我试着回答,仅供参考。数字经济在飞快发展的过程中,智能技术日益成熟,应用范围也越来越广,以至于在很多方面的表现甚至超越了人类。例如,腾讯财经于 2015 年推出了自动化新闻写作机器人,它能够瞬时输出分析,自动生成稿件,在短短一分钟的时间内就能将重要资讯和解读送达用户。据外媒报道,摩根大通设计了一款金融合同解析软件 COIN,这款软件上线半年多,原先律师和贷款人员每年消耗 360,000 小时才能完成的工作,如今 COIN 只需几秒。COIN 不仅错误率大大降低,而且可以达到全年无休。2016 年年底,俄罗斯最大的银行——俄罗斯联邦储蓄银行(Sberbank)宣布推出机器人律师,用于处理各种投诉信件,这将导致大约 3000 名在银行工作的法律专业人士被炒鱿鱼,对此,俄罗斯联邦储蓄银行执行委员会副董事长瓦迪姆 • 库利克(Vadim Kulik)表示,「未来所有的常规法律文件处理都将自动化,只需要律师处理那些紧急的法律程序。」如果按照这个发展的逻辑,智能技术在教育领域的应用也是会出现,但是否在 2018 年,这我的确无法预测。




核心的问题不在这里,不在于人工智能何时在教育领域落地,而在于我们需要有一种理解,这种理解就是:未来的世界将会是人与机器分工协同的世界。所以我们需要以开放的心态拥抱智能技术、拥抱数字经济带来的变革,并为此做好准备。
 
05

跟顾客第一次接触的界面就是你的终端,让它有价值




✎花蜜问:




陈春花老师您好,我的一位好朋友参加了您今年的训练营,他也是资深创业者,他毕业后我问他,您的课堂给他留下印象最深的观点是什么? 他说是「终端之问」:谁是你的终端,你是谁的终端? 而且用纸给我画了一张顾客侧的图来解释,这让我也很震撼,但与他不同的是,我是作 to B 的,主要走渠道,如果按这张图去优化,我投入的和最终业绩提升好像没太强关联,而且业界好像也默认是这样,我该不该去率先改变呢?谢谢。




✎陈春花老师答 :




谢谢您的思考。对于直接面对消费端的企业而言,「终端」是一个比较容易回答的问题,而对于 2B 的企业而言,「谁是你的终端」的确是一个相对难回答的问题。但是也正是这个问题比较难回答,如果您愿意率先去回答这个问题,并找出解决方案,会带给您完全不一样的体验,以及完全不同的价值创造。




的确如您而言,因为您是选择渠道模式,在投放最终端的部分所做的努力,比较不容易直接得到业绩的回馈,也即是您说的「我投入的和最终业绩提升好像没太强关联」,但是,如果您愿意,我很想您去理解一下那些优秀的 2B 的企业所作的努力以及最终产生的价值和核心能力,也许您会有完全不一样的理解。华为主营业务是一个 2B 的领域,但是华为一直致力于为最终顾客服务,他们在很早就确定要给最终顾客以最好的体验,在这个持续的创造过程中,华为也因此达到了它所在领域的全球领先地位。如果您问我的意见,我还是会鼓励您率先做出尝试,找到新发展模式。
 
 
06
事业合伙人制要跨过的七道坎
        
✎花蜜问:
 
老师您好,今年一直在认真读您的书《激活个体》,您在书中谈到随着个体崛起,雇佣方式不能激发员工的创造性,确实是非常现实的痛点。但在我的企业实践中,我也尝试了「事业合伙人制」、「阿米巴模式」,给大家配股,但最终效果并不好,大家也觉得形式多于成效,心累。请教一下老师,企业从雇佣制转向合伙制,是否有一些先决条件?比如创意类企业更适合,而制造类企业难度更大,谢谢。庆幸在迷茫中通过春暖花开遇到灯塔,感恩。
 
✎陈春花老师答 :
 
您的问题的确是一个普遍存在的问题,很多企业开始尝试「事业合伙人制」或者「阿米巴模式」,但是效果并不理想。
 
我想有几个方面的原因导致这种情形出现。第一,公司的增长是否是明确的?第二,公司是否确立了平台与资源,让个体可以发挥作用?第三,公司的企业文化是否以「责任」为导向?第四,每一个成员是否理解自身的责任以及必须贡献的价值?第五,公司是否能够真正做到授权?第六,员工的成熟度是否够?第七,也是最重要的一个:作为领导者,你自己是否把同事们作为合伙人对待,把自己从领导者变为被领导者,尊重同事们的有价值的贡献?
 
其实对于制造企业而言,这并不是妨碍其进行「事业合伙人制」选择,海尔是一个制造型企业,但是这家企业用 10 年多的时间,做基于互联网的全面转型,在转型的过程中,海尔设立了 2 万多个事业单元,激活了 6 万多员工,让海尔可以既在中国市场取得成效,也让海尔并购通用电器白电部分后,取得令世人瞩目的成绩。所以无论是创意企业,还是制造企业,都不是妨碍采用「事业合伙人制」的原因,原因应该还是我上面的七个问题,建议您可以对照着找到自己的答案。
 
 
07
员工的绩效是由你设计出来的,不是他做出来的
 
        
✎花小蜜:
 
春花教授您好,我的员工以 90 后为主,她们也经常看春暖花开的文章,有一次,有一位 92 年的员工,女孩子,找到了您文章中这样一句话「员工的绩效,是由你(领导者)设计出来的,不是他做出来的」,发给了我,这让我蛮有压力的。我是 60 后,坦白讲也不知道怎么设计这些 90 后员工的绩效,她们年轻人的那些创意,我也是似懂非懂,现在用的土方法是像华为任正非那样,不断给钱激励「火车头」,其它的就是放手让她们去折腾,不知道这样是不是太狭隘?谢谢教授。
 
✎陈春花老师答 :
 
您给我的回馈,让我觉得也蛮有压力的。对于新生代员工,我们要学会与他/她们在一起工作,而不是让他/她们适应我们的工作方式,这大概就是让我们有压力的地方。我喜欢 90 后,原因是他/她们更有创意、能力以及学习力,他/她们是天生的互联网人,对于新技术以及新的商业模式,有着天然的理解力,同时,我更喜欢他/她们的责任心与使命感,这些年轻人有着更强的,做出改变的意愿,而这也是他/她们最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。
 
一个员工的绩效,的确是由他/她的直接上司设计出来的,如果你能够给员工一个合适的岗位,并为他/她的绩效配置资源以及授权,给他/她们以支持他/她们一定会做出绩效来。很多时候下属没有绩效,并不是因为下属的能力,而是得不到资源和支持,没有在合适的岗位上。这两点都不是由下属决定的,都是由他/她的上司决定的,这一点我非常希望您能理解。
 
您现在给钱激励「火车头」,放手去让他/她们折腾,是一个不错的选择,我觉得您已经很棒。但是同时,也需要您向任正非那样,把财务系统做好,把价值观的一致性做好——「奋斗者为根本」,这样才会让组织可持续,也才会让员工们真正成长起来。
 
08
企业转型,需要兵分两路,而非合二为一
 
        
✎花蜜问:
 
花老师好,很有幸在课堂上近距离聆听您分享,这比春暖花开很多花蜜都要幸福。今天想通过春暖花开平台请教一个问题:记得谈到企业转型时,您建议我们先聚焦自己的主业做到极致,然后看极致的聚焦之后能为顾客作什么,同时您也提醒我们转型是外部导向,需要我们要从外往内看,从市场顾客端往企业内部看,用环境变化来驱动企业的持续转型,从而获取企业的生长。我带领企业创新开拓过程,感觉到这个度很难把握,以至于我的战略,不知道是该鼓励兄弟们聚焦,还是该抬头看路,而他们希望我给出一个比较明确的路径和策略,可能是我在课堂没学好,没悟透,所以还想再请教一下老师。谢谢。
 
✎陈春花老师答 :
 
很高兴我们在课堂上相遇。今天企业做转型会更加有挑战,一方面因为变化的速度太快,所以需要企业在转型的同时,也要取得绩效;另一方面,需要业务转型与组织转型同步进行,甚至有些企业还需要企业文化转型,而在过去是可以先业务转型,然后在去调整组织,之后调整文化,但是现在几乎是要求同步进行。因为这两个方面的压力同时存在,导致转型非常困难。
 
所以,在您带领企业转型的时候,主营业务的部分交给一组人去承担,在深挖业务价值的同时,把每个人激活。同时需要安排另一组人,去关注全新的业务,确保公司有新的方向以拥有面对变化的能力,而在新业务的部分,则需要开放组织平台,重新确定价值链并整合资源,特别是外部资源。在您和您的团队沟通这件事的时候,一定要明确主营业务和新业务之间的关系,一定要保证,两组人分别承担各自的责任,而不是混为一谈。所以每一组人都是聚焦在自己的领域里。这是您要为大家诠释清楚的部分。
 
09
追求生活的意义与物质生活没有关系,和一个人是否热爱生活有关系
 
        
✎花蜜问:
 
陈教授好,我之前读过挪威作家乔根·兰德斯一本书《2052:未来四十年的中国与世界》,书中有一个观点「所有的商业模式,归根到底都是生活方式」给我留下的非常深刻的印象,刚好在今年的《哈佛商业评论》中国年会现场听到您提出「生意,就是生活的意义」的鲜明观点,这让我很兴奋,这比兰德斯的观点更有禅意,而且有更宽广的外延。我想请教一下,理解生活的意义、追求生活的意义是建立在较好的物质基础上,还是与物质无关?我看到身边一些来自农村的孩子,虽然依靠打拼有了一定物质,但好像不太会「生活」,以致做出来的产品在顾客看来也没有体现「生活的意义」,这种现象还蛮普遍的,不知道陈教授怎么看待这个现象?非常感谢您。
 
✎陈春花老师答 :
 
我也很喜欢乔根·兰德斯的这本书——《2052:未来四十年的中国与世界》,很高兴我们喜欢同一本书。
 
追求生活的意义与物质生活没有关系,和一个人是否热爱生活有关系。有些人对于「物质财富」有很强的追求欲望,这一点无可厚非,因为「物质财富」本身也是一种「生活」。问题的关键是:如果为了追求「物质财富」,而失去对生活的热爱,失去对周边人,甚至家人的关爱,失去对价值创造本身的追求,那么这种追求已经偏离了「生活」,甚至可以说是根本「没有生活」。而这一切和这个人从哪里来应该关联度不大,而是和这个人的价值选择直接相关。
 
我想,出现这种情况,是因为人们还未关注到「生活」本身,只是在关注外部的评价;还没有去真正体味「生活」,只是用最简单的方式来「评价」生活。我建议,请大家真正热爱生活,真正去理解生命与生活的多样性,真正去理解「生意,就是生活的意义」,只要我们唤起对「生活」的向往,您所说的现象就会减少。
 
10
很久没有和士兵一起喝汤
 
        
✎花蜜问:
 
陈老师您好,我是一位创业者,算是一位不用扬鞭自奋蹄那种类型的人,之前在大公司工作 10 多年,业绩一直很好,正因为过去职场一直很顺,我对自己的行为方式一直很自信,但走上创业路后,同事们执行的结果总是让我不如意,大家也私下讨论说是我的认知存在问题,我发现我对自我的认知与外界对我的评价真的有蛮大差别的,虽然我很自信,但带领团队做出的经营结果不理想让我不得不反思,是不是我的自我认知真的存在盲区,是不是对自己、对同事的要求太高了,我想请教一下老师,做自我认知,我们需要跨过哪些障碍?谢谢。
 
✎陈春花老师答 :
 
谢谢您。因为您自己对自己要求很高,加之之前的职业履历也非常好,所以您会认为每个人都会是如此,严格地要求自己,把工作做到极致。但是,事实上,人们并不会是这样想的。在我的研究访谈过程中,我发现一家公司中,能够产出高绩效的人不足 30%,一方面是因为这是一个分布,另一方面是因为您为下属匹配的资源是否足以令他们取得绩效?
 
您自己有极好的能力,并不意味着您就会自然而然成为一个好的领导者,尤其是创业企业的领导者。作为创业企业的领导者,最重要的是专注于产品和市场,提供资源让团队成员去解决问题,并开拓市场价值。如果想同事们有好的执行结果,产品或者服务本身要具有价值,同时要给与团队成员足够的支持,而不是让团队成员自己去摸索,只有您和团队成员一起,全力以赴努力,执行效果才会体现出来。这和您作为职业经理人角色时,是一个完全不一样的要求。
 
我不认为是您的自我认知不足的问题,而是没有和团队成员一起工作的原因,不要只是给团队成员提要求,而是要给团队成员资源和支持,与团队成员一起工作,这是创业企业团队管理的关键。我把自己记得特别牢固的、拿破仑的一句话转述给您,有人问他问为什么滑铁卢战役失败,拿破仑回答说:「很久没有和士兵一起喝汤了

0 个评论

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